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和欧洲 >

蔡澈交棒后点名戴姆勒 它需要和欧洲一样更开放

发布时间:2019-07-05 12:2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欧盟的成立是一项无与伦比的宏大和平计划。“而我相信,对于代表欧洲的年轻一代,‘和平’不再是一个强有力的论点。我还相信,我们不需要唤起对过去的恐惧,就能把年轻的欧洲人变成坚定的欧洲人。对此,还有一个更好的理由:对光明未来的渴望。我们面前有许多新的可能性,如果我们要利用这些机会,我们需要更加开放和团结一致。这是我对欧洲的两个愿望。”即将卸任的戴姆勒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总裁CEO蔡澈(Dieter Zetsche)在德国《商报》的文章中说道。

  如果说近年来我们从IT行业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开放系统往往比封闭系统更成功。戴姆勒和欧盟的情况就像Windows和Android一样,开放对我们成功的未来至关重要。

  这首先是一个态度问题。我们应该为大胆的新想法腾出更多的空间,而不是哀叹为什么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或负担不起的。

  那些熟悉大公司结构的人知道,许多企业都有整个部门来应对风险问题——而不是承担风险。理由也很充分,毕竟,这事关确保数十万个就业岗位。但如果我们陷入将风险最小化的困境,最大的风险也许就会显现:停滞不前。

  “我们的成功证明我们是对的。我们将沿着同样的思路继续前进。”面对稳定的利润或高税收,人们很容易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卡尔?本茨(Carl Benz)和戈特利布?戴姆勒(Gottlieb Daimler)在130年前也这么想,那他们应该会选择优化马匹,而不是发明汽车。

  如今,如果戴姆勒也这么想,那我们可能不会开展共享汽车业务,而只是继续销售车辆。

  同样,欧盟也不是一个一旦成功统一就可以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项目。如果我们不捍卫欧盟的未来,我们将把这个领域拱手让给疑欧派。

  近年来,创新步伐稳步加快。尽管如此,在这个数字时代,真正具有突破性和颠覆性的创新仍然罕见。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在欧洲创造合适的环境变得更加重要。

  这种氛围应该让人们相信所谓的“不成熟创新”是有益的,而不是纠结于不成熟监管的争论上。

  在戴姆勒,我们近年来对整个企业文化进行了审视,并启动了我们历史上最大的变革。

  我们已经在许多领域扩大了工作的开放性,缩短了决策程序,增加了创造性的回旋余地,提高了承担风险的意愿。然而,这一进程远未结束。

  不管是在何种情况下,改变都需要持久力。当然,戴姆勒无法与欧盟相提并论,但我们也需要在追求重大项目时展现出坚韧不拔的精神。

  以电动汽车为例:为了实现德国政府宣布的到2020年在德国道路上拥有100万辆电动车的目标,我们必须将目前新电动车的注册数量增加十倍以上。

  这是个很容易让人退缩的目标。而戴姆勒正直面挑战:将在电动车上投资100多亿欧元,另外还将投资10亿欧元,用于电池工厂。不仅如此,我们已经确保未来获得200亿欧元的电池。

  到2022年,我们的全部乘用车将实现电气化。与此同时,货车、卡车和公共汽车产品也在电气化。

  我们在所有这些努力中的目标是明确的:汽车是在欧洲这里发明的,我们希望它的再发明也从这里得到推动。

  我们给出的不仅仅是承诺,实际上,欧洲对新车研发的投入超过了世界其他任何地方。

  然而,要使这些高投资成为重大创新,需要的不仅仅是对新思想的开放。成功解决这些问题也需要团结一致。这就引出了我的第二个愿望。

  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去年在关于欧盟状况的演讲中表示:“如果你爱你的国家,那你肯定也爱欧洲。”

  大约73亿人居住在地球上,其中8100万人生活在德国,可以说是很小一部分。据联合国估计,到2020年,世界人口将以每年7800万的速度增长。或者,换句话说,几乎每年多一个德国。

  由此来看,欧盟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因为它使我们在谈判桌上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

  为了在全球舞台上维护我们的利益,我们必须以欧洲人的共同目标行事,而不是将眼光局限在波兰人、意大利人或德国人的范围里。

  与此同时,很明显,一个强大的欧洲并不意味着所有问题都能或应该在总部布鲁塞尔得到解决。相反,更多的辅助性原则可以使欧盟更具吸引力并从中获益。

  我们需要的不是更多的规章制度,而是在重大问题上更有凝聚力。在商业世界中,我们也越来越多地依靠大规模合作实现重大创新。

  举一个当前的例子:戴姆勒在移动服务领域已经是欧洲第一。本可以坐下来放松一下,但面对全球竞争,这将是我们可能犯下的致命错误。

  我们的目标是为客户提供一个真正能与滴滴或Uber等竞争者相抗衡的欧洲。为此,我们在移动服务领域与我们最老、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宝马联手,共同为客户创造更好的产品。

  这还只是目前众多例子中的一个。我们正与博世在自动驾驶领域开展类似的合作,并与Ionity合作开发全国性的充电基础设施。

  过去不能解决未来的问题,然而,在整个欧洲,更多的人又开始怀念旧时的欧洲。

  根据德国出版公司贝塔斯曼目前的一项研究,三分之二的欧洲人认为过去的世界更美好。难民的涌入、挥之不去的欧元危机和让许多人感到不安。

  我能理解,对于复杂的问题,人们倾向于用简单的解释作为答案,比如欧洲各地民粹主义政党提出的那些政策,以及用闭门政策的口号来吸引选民。

  我们可能都认识渴望所谓“美好往昔”的人。但自由主义社会和自由贸易的欧洲模式岌岌可危,只有一个统一而强大的欧盟才能保证其经济的安全未来。

  今天,欧洲的就业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犯罪率正在下降,而且——信不信由你——人均工作时间也在下降。

  抛开所有统计数据不谈,只要看看我们的价值链,就会发现我们都从一个统一的欧洲获益良多。

  如今,一个产品单独在一个国家生产是非常罕见的。因此,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你不可能封锁一个经济体,除非将其关闭。

  任何向选民承诺其他事情的人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在说谎——这两种情况都为善政提供了糟糕的基础。

  英国退欧的困难形势表明,欧盟成员国之间是多么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离开这个团体是一个如此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从财政政策到气候保护再到移民,我仍然坚信,所有重大问题都只能在欧洲层面得到解决。

  在全球贸易冲突时期,欧洲需要在主流社会中拥有可靠的政治,这就是欧洲议会选举如此重要的原因。当成员国的民族主义倾向突然爆发时,情况更是如此。

  虽然欧盟的支持者被要求详细解释加入欧盟的好处,但欧洲怀疑论者似乎只需要诉诸于民族自豪感就能从中脱身。

  我不想对政治立场妄加评论,但我想指出,看看一些反对欧盟的政党的宣言,就能揭示出他们在国际商业如何运作方面的古怪观点。

  每年大约有600万辆“欧洲制造”汽车出口;欧洲有超过1300万个工作岗位直接或间接依赖于汽车行业。

  仅在西欧,汽车业每年的税收就超过4000亿欧元。这些庞大的数字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汽车业对欧洲就业和繁荣的贡献绝不可以忽视。

  ?而且,不仅是这个关键行业本身,从通过共同货币避免交易和对冲成本,到更容易、更快的内部贸易,再到流动性强、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都从统一的欧洲中受益匪浅。

  今年,我们在德国庆祝宪法70周年和德国统一30周年。我认为,今年也应该是我们在欧洲再次走得更近的一年。

  目前还不清楚欧洲打算在未来几年和几十年里如何定位自己。如果我们重新陷入民族利己主义,我们将一无所获。

http://smuggknife.com/heouzhou/9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